高房价正榨干中国经济最后一滴血 中产阶级群体艰辛

一个正常的人,除了工作,他还需要休息、运动、旅行和学习充电;

一个正常的社会,除了房地产,他更需要生产制造、大众消费和创新创业。

只有工作而没有其他生活(或其他生活微乎其微),这个人很可能生活在奴隶社会,而奴隶社会恰恰是生产力超级低下的社会;

只有房地产而其他产业过弱的经济结构,这样的经济结构注定无法持久稳定,房地产对经济血液的疯狂汲取,必然会导致其他产业的严重缺氧。

在过去的12个月,深圳房价上涨80%,北京、上海房价上涨50%以上,杭州、广州、南京、成都、青岛等主要城市房价均上涨40%以上。

在过去的12年里,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房价普遍上涨了10倍,请记住,是10倍,10倍!!!二线主要城市的房价也普遍上涨了6-8倍!

房价还会不会涨?

涨,涨,涨,依然是未来3-5年中国楼市的主旋律!

未来3-5年,三、四线中小城市可能不会再涨,甚至还有可能会小跌。

但是,北上广深一线城市,以及杭州、南京、成都、青岛、长沙、合肥等二线大城市的房价,却是铁定还会再涨。

为什么?因为,在非正常性的现实经济环境中,没有必要讲究经济逻辑,经济理论也往往是苍白无力的。看看吧,今年以来全国各地高溢价的地王频频出现,而且大多数是由央企竞拍获得,再看看吧,7月11日,南京7块土地拍卖,居然有5宗土块因触碰最高价而导致熔断,现在的土地市场,明显是钱多地少啊。

所以说,起码在3-5年,一线、二线大城市的房价是不可能跌的,何况,央企代表的是谁?央企代表国家利益,央企敢于高溢价抢夺地王,基本说明了大城市的房价还是会涨的,国家利益总不能受损嘛。

“房价不能涨到天上去”,权威人士曾在《人民日报》大发感慨,但是,权威人士并没有讲清楚房价上涨的底线在哪里?而在央行的“货币之水”持续漫灌之下,加之产业结构变迁导致的人口流动因素(传统产业不景气,导致人口从三、四中小城市,进一步向一线、二线大城市迁移),一线、二线大城市的房价,起码在未来3-5年内还会维持继续上涨的趋势。

高房价下的产业空心化

今天的房地产业,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参天大树,在这颗参天大树之下,其他产业已经寸草难生。

这种荒芜的景象,绝对是朱镕基1994年启动“房改”所没有预料到的,朱镕基其时是想让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之一,却没有想到,今天成为绝对排他性的主导性产业,更没有想到,持续上涨的高房价,已经给中国经济带来了产业空心化的恶果。

当然,中国有华为、阿里等优秀的企业,但是,仅凭这些万分之一的优秀企业,能够解决中国经济的整体困境吗?能够解决中国高达6亿人的就业吗?

中国传统制造业的整体优势已经丧失,中国县域经济“稳增长、稳就业”的基石效应已经不在,国内制造业大规模的破产潮已经到来,富士康、三星等外资制造基地也已纷纷外迁。许多人,包括经济学家,都将之归因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大幅上升。

这是对的,但是,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,背后的核心因素是什么呢?是地价、房价的大幅飙升!

一句话,离谱的高房价,必然会导致产业空心化。如果说,高地产直接推高了现代制造业的用地成本,那么,高房价则再一次间接推高了现代制造业的成本,因为,现代制造业需要素质较高的员工,而员工无论是买房、还是租房,其支出又必须是现代制造业给出的薪酬所能覆盖的。此外,高房价还会导致包括餐饮等服务业成本的上升,而这些成本最终也必须是现代制造业所能覆盖的。

正因为此,环顾现在的一线、二线大城市,已经基本没有现代制造业生存的土壤,就连华为这样全球顶级的企业,任正非也在感慨“深圳居大不易”,更何况其他制造业企业呢?

现在大城市的高地价、高房价,只有金融业、IT业等极少数行业能够勉强承受,但是,缺乏现代制造业的城市,这样的城市,还有未来吗?中国经济还有未来吗?–毕竟中国还没有哪个城市的发展水平、以及人均收入,已经达到纽约或东京的水平;毕竟中国的人均收入还仅仅是美国、日本的1/12左右,但一线城市房价却已经堪与美国纽约、日本东京相媲美。

中产、中坚群体的艰辛

高得离谱的房价,已经让中国人活得人不像人,活得严重缺乏人的尊严和自由。

举个例子,比如一个三口之家(有孩子),夫妻二人在北京、上海或深圳工作已有10多年时间,税后二人合计年收入为30万(税前合计差不多是45万),这样的收入,在一线城市绝对可以秒杀80%的职场人,但是,如果这家人想在北京、上海或深圳安家,除非家底相当厚实(或者是买房比较早,或者是夫妻其中一人是有房的本地人),否则的话,这日子过得肯定不痛快。

买房,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的主城区,我们仅是7万/平米计算,80平米,首付30%需要168万,余款按揭20年,每月需要还款2。6万(一年需要还款31。2万),以这家人税后合计30万的年收入衡量,很明显,这房子肯定是买不起的。

再举个例子,比如一个毕业两年左右的985硕士,在北京、上海或深圳工作,税后年收入10万(税前年收入约13万),当然,这样的年轻人,除非是富二代或官二代,一般情况下只能租房,那么,以租一套25平米左右的超小户型计算,在北京、上海或深圳的主城区,大体也需要4000元/月(一年约5万),也就是说,这个年轻人的租房支出,已经占到他税后收入的一半,再加上吃饭、交际、购物、旅行等支出,这个年轻人一年下来基本不会有任何节余。当然,也有人会说,可以不旅行,可以不购物,可以吃泡面,这种没有基本做人尊严的生活,我们其实没有讨论的必要。

上面的两个例子,从收入、以及成长潜力的角度,绝对是我们这个社会典型的中产、中坚群体。但是,现在就连中产、中坚群体,都活得如此憋屈,试问,这是一个良性的社会吗?这是一个有未来的社会吗?

Leave A Comment

四川体育在线 钱多多彩票开户 518彩票开户 彩宝彩票注册 彩宝彩票平台 澳门老葡京赌场 手机网投网址大全 手机网投平台 手机网投联盟 真人扎金花游戏大厅